Just Good 就是菇 -- Len的類小說 - 與小鲍的盛夏兩三事
正在加載......
Len的類小說 - 與小鲍的盛夏兩三事

Just Good~就是菇

我與鮑魚菇的盛夏兩三事

  與小鮑相遇是一兩個月前的事了吧?!當時的我和小鮑都不了解也無從預料,這場邂逅會大大改變了它的一生。

「我這邊有一盒鮑魚菇,你有興趣試著種種看嗎?就是菇說道。

我見它手裡拿著一盒精緻的長條狀紙盒往我面前遞來,不免心裡面泛起一絲絲的好奇。

「好啊!這點小事是難不倒我的!等著看吧!」我爽快的從就是菇手中接過紙盒。

「我等你的好消息。」就是菇酷酷的留下這句話就離開了。剩下我和小鮑面面相覷。也由於是第一次的獨處,我一時之間也不知道要跟它接上甚麼話,只好裝做若無其事的看著就是菇留下來給我的一張紙條。「當你不知道怎麼跟它相處的時候就看看我留給你的紙條吧!也許你會知道接下來該怎麼做。」就是菇離開時跟我叮嚀道。

打開紙條映入眼中第一點說道:「你可以選擇直立式的種植法或平躺式的,從旁邊可以做個開口。」

我不假思索隨即就問小鮑:「你想要站著還是躺著?」小鮑不置可否地看著遠方羞紅著臉。由於不太清楚它在想甚麼。於是我又重複問了一次: 「哪一種方式你比較喜歡?」終於,小鮑從它嘴裡微微吐出一點聲音「都可以。」細小到我幾乎聽不見它的聲音。「好吧!」於是我就自作主張的從旁邊幫它打開了一個開口。動作是有點粗暴。

整個過程小鮑似乎沒有抗拒,我心頭上的大石也終於放了下來。就繼續往下讀著紙條,但更過分的事竟在後頭。側邊開個開口不打緊,接下來它竟然要我在小鮑身上用刀畫個十字!!!難道這不會造成小鮑永久性的創傷嗎?我實在是怒不可抑!立即就想打電話跟就是菇問個清楚!但小鮑阻止了我,並用它溫柔的眼神看著我說: 「沒關係的。一切都是為了往前邁進,不是嗎?」我點點頭,沒再多說些甚麼。我輕輕的、緩慢而小心的劃開了十字,彷彿也劃開了那緊緊束縛著小鮑的一切

「會痛嗎?」我輕聲的問它。

「不礙事的,你繼續吧!」小鮑的語氣聽起來有些急促,不似之前那般地冷靜。彷彿驅使著我,要我繼續。但我不喜歡它的態度,也不是很能接受它想反過來頤指氣使。我拿起身邊的水瓶朝它灑去。一下、兩下、三下

「你自己好好冷靜一下吧。」我淡淡的說道。

留下滿臉水珠的小鮑。場景彷彿是被男主角拋棄而跌坐在大雨中的女主角,臉上是我灑的水還是混雜著它自己的淚水,我已不想、也無力再去辨別了。

 

兩天後

「最近和小鮑還好吧?就是菇拿起手邊的咖啡啜了一口並問道。

「還OK!」我回答得連自己都有點心虛。自從上次丟下小鮑後,我已經兩天都沒有去注意它了。

「小倆口吵架了?」就是菇放下手中的咖啡杯仔細端詳著我。

「說到底我也是你們倆的介紹人,可別讓我難做人啊!就是菇苦笑道。

「兩天不見而已啦!死不了人的!」嘴巴上我裝作若無其事地說道,但心裡面還是閃過一絲不安的念頭。也無心再和就是菇打屁聊天。匆匆離開之後,我火速奔回家中打開房門,但映入眼簾的竟是一幅我從沒看過的景象。

「小鮑?!」我遲疑地問道。幾乎不認得眼前的小鮑。它這個樣子我從來沒見過。

「好看嗎?這是我第一次這個樣子欸!有點不太習慣。」小鮑不改它一貫的羞赧說道。

「好看啊!當然好看!」我幾乎看得兩眼發直久久說不出話,只兩日不見竟然會有這番境地的改變,之前與小鮑的不快似乎都微不足道、煙消雲散了。

隔天,或許是昨天的改變收到功效了,小鮑知道我就是吃它那套,裝扮更是不同以往。那種感覺我一時也說不上來,真要說就像是朝煙夕嵐般,每隔一段時間當我見到它,小鮑都有不同的風貌呈現在我眼前。

但伴隨著小鮑的改變,它的自主性也越來越強,換言之就是我對它的重要性也越來越低。這種改變我一時之間很難接受。

「你昨天做了甚麼?」我今天決定質問小鮑,口氣也愈發嚴肅。

。」小鮑看我一眼,並不作聲。只忙著端詳鏡中的自己的樣貌。

「我在跟妳說話妳聽見沒有?」我咆哮著。

「可以說話不要那麼大聲嗎?我聽得見。」小鮑不耐地回答。

我從它的眼中除了看出它的不耐之外,也開始體悟到它已經不再是我當初認識的小鮑了,或許一切都回不去了。我這樣地告訴自己,心裡面卻有一股黑暗的念頭逐漸萌發。

第七天。(也是命運產生巨大轉折的一天。)

今天的小鮑是我見過她最美的一刻,就像正值二八年華的少女一般,膚若凝脂、眼若冰霜,整體白皙透亮真是我見猶憐。

我沒辦法接受也不能接受即將失去它的打擊,與其如此,不若就讓我和小鮑都停留在記憶裡面最美的一刻吧!我用力推開房門,一個箭步就往小鮑身邊去。

「你要做什麼?」小鮑看見我突然闖入著實嚇了一跳,顫抖地問道。但我已暗暗下定了決心,不由分說地、就這樣輕輕地,我掐住了它雪白細嫩的脖子。

「你!...。」我不再讓它多說甚麼。手裡一用力,就這樣,它的雙眸失去了光彩與生機。從它的象牙塔裡離開了。

「小鮑。」我們一定要一直在一起,任誰都不能分開我們。我要讓你變成我血肉的一部分,永遠和我在一起。就這樣,我把小鮑一份份分著煮食,甚至到現在,我還可以感覺到它在我體內,跟我一起呼吸著、成長著

 

以上感謝 Len 的類小說分享



rightbanner_P


gotop